原标题:孕妇多次产检双活胎但分娩时只有一胎,医院:之前系误查

  来源:袁伟、姚永忠、罗敏/红星新闻

  四川自贡有位产妇赵洋洋最近刚做剖腹产手术几天喜得一女,她和家人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此前她在上海、自贡两地3家医院多次产检、甚至术前检查结论均为“双活胎”,而如今却只生下一女,另一个“孩子”,去哪了?

产妇赵洋洋和家人产妇赵洋洋和家人

  分娩前多家医院检查显示为双胞胎

  25岁的赵洋洋是德阳人,丈夫陈万桃28岁,系自贡市大安区回龙镇人,两人结婚5年,此前已育有一女。

  去年12月,赵洋洋和丈夫一起在上海打工,怀上二胎。怀孕3个月25天,她在上海市嘉定区妇幼保健院建卡做了四维彩超,第一次知道自己怀的是双胞胎。

  而因为四维彩超发现有个胎儿耳朵没脆骨,她还在怀孕4个多月后在医院做了羊水穿刺,确认耳朵的问题,“当时医生还问我要不要,我说要,并签了字。”

  因为被诊断怀的是双胞胎,此后每半个月左右,她都到医院接受了彩超检查,随后的3次彩超检查结果都是双活胎。

  怀孕5个多月后,她回到自贡,随后在丈夫老家所在的回龙镇卫生院做了多次超声检查,结论同样是双活胎。

  陈万桃提供的6月21日“大安区回龙镇卫生院超声检查报告单”显示,“超声提示”为双胎,胎儿存活。

  此前,两家医院的彩超检查结果显示均为“双胞胎”

  8月22日,怀孕37周多的赵洋洋经熟人介绍,住进自贡中城医院,等待剖腹产。

  陈万桃夫妇俩称,在8月22日的术前检查中,医院彩超检查的结论仍是“宫内双活胎”。根据他们提供的“自贡中城医院彩超报告单”,上面有胎1和胎2的相关数据,“超声提示”也是宫内双活胎。

  而其提供的“自贡中城医院术前小结”中也显示,诊断及手术指征均有“宫内双活胎”的相关内容。

  家人原本为“双胞胎”准备的两套衣服

  手术当天:只分娩了一个女婴

  剖腹产手术安排在8月23日,当天9时许,赵洋洋被推入手术室。刚麻醉后,她昏昏沉沉的,她连剖腹和医生掏婴儿都没有多少感觉,这个过程大概有10分钟左右。

  此后,她听到一声婴儿的叫声,但因为前方有遮挡,她并未看到婴儿。根据她的表述,此时头偏向一方的她发现有个护士嘴张得很大,眼睛也睁得很大,便询问情况,但护士回答说没事,赵又扭头询问麻醉师,麻醉师给了她同样的回答。赵称,隔了五六分钟后,她又听到一声更大的婴儿叫声,但同样未看到婴儿。

  “之后,有人大声喊‘咋只有一个呢’。”赵洋洋说,当时,在场的医生让护士赶紧叫家属进来,她的丈夫很快进入手术室。陈万桃则称,被叫入手术室时,他看了一下表,时间显示为10时33分。进入后,医生告诉他“只有一个”,并当着他的面,现场对赵洋洋的子宫部位进行了查找,以证实没有第二个胎儿。

  之前检查都是双胞胎,为何手术后只得一女?

  赵洋洋还说,双方因此在手术室内吵了起来。陈万桃的母亲章如容也称,在医生走出手术室时,她曾询问医生,医生的回答称四维彩超后,可能一个胎儿被另一个胎儿吸收了。

  赵洋洋及家人称,多次产检都是“双胞胎”,为何手术后却只得到一个女儿?赵洋洋的公公陈永金及家人甚至怀疑胎儿可能被抱走了,陈永金还猜测是否发生了医疗事故,医院不愿承担责任。为此,他们曾找过医院,也报了警,并向卫计部门反映了此事。

  医院:“双活胎”是误查

  8月27日下午,涉事的自贡中城医院在当地一网络论坛发布了《自贡中城医院关于“双胞胎疑云事件”的声明》(简称声明)。

  《声明》介绍了赵洋洋住院分娩过程:产妇赵洋洋于2018-11-14十时三十分来我院就诊,产科医师在入院常规检查中,曾在腹部不同部位听到胎心音,结合产妇及家属自述:自受孕以来在上海某院多次进行产前检查,结果均为“双胞胎”,初步考虑为:“ G3P1+1 37+5周,宫内双活胎”,收入我院妇产科。

  中城医院表示,入院当天行彩超检查过程中影像医师只发现一个胎儿,认为“单胎可能性大”,赵洋洋表示不接受,再三陈述受孕后在上海某医院多次检查为双活胎,产科医师为慎重起见,要求影像医师再一次复查(这一细节得到产妇证实),在反复探查过程中,影像医师在左下腹发现一个类圆形强回声反射,结合赵洋洋自诉和上海某院的检查报告,误认为此类圆形强回声反射为胎头,故报告为“宫内双活胎”。医院还介绍了手术过程的情况,表示该产妇为瘢痕子宫,胎儿脐带绕颈一周,家属要求第二天上午行剖宫产手术,故定于8月23日9点30分在椎管内麻醉下行剖宫产手术。由于考虑产妇是“宫内双活胎”,医院给予高度重视,特别加强了手术人员,一共安排八人参与手术。23号上午9点30分入手术室,按照手术程序,于10点25分娩出壹活女婴,外观正常,体重3kg,交台下助产士后,产科医师在宫内并未探及到另一胎儿,随即告知产妇和家属,产妇丈夫进入手术室沟通,确认无异议后按程序结束手术。手术结束后,影像医师用床旁B超复查腹部,未见异常。

  医院在声明中表示,事后在积极处理和沟通,主动邀请产妇家属进行了沟通,主管医师、主任、院长都对患方提出的疑问做了解答,沟通结束后将相关情况向有关部门做了书面汇报。同时,积极配合警方调查取证,所有参与手术人员和相关人员均接受了警方的调查询问,并提取了监控视频和其他证据。医院希望耐心等待官方调查结果,如果涉及到医院的任何问题,会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和相关后果。

  记者从自贡中城医院负责人王晓华处获悉,该《声明》确系自贡中城医院所发,代表院方说法。

  求证:三家产检医院,报告是否准确?

  求证1:自贡回龙镇卫生院

  彩超报告显示“双胎”

  当事医院:复查分析,不排除误诊可能

  陈万桃提供了一份超声检查报告单,这是一张自贡大安区回龙镇卫生院出具的超声检查报告单,检查时间为6月21日。“超声提示”为:双胎,胎儿存活。

  赵洋洋在自贡大安区回龙镇卫生院的超声检查报告单 受访者供图

  8月28日下午,记者来到自贡大安区回龙镇卫生院,该院院长刘照平介绍,经调取相关资料发现,赵洋洋分别于6月21日、7月23日在该院B超室进行过彩超检查,检查结果显示均为双胎心,所以高度怀疑是双胞胎。

  刘照平说,普通彩超检查也不是百分之百的准确。为此,他让检查医生调取了此前的两次检查资料,做进一步分析。

  经再一次复查分析,刘照平坦言,确实有单胎可能性,因此不排除误诊可能。

  首先,赵洋洋自述是双胞胎,可能会误导医生在发现一个胎儿后刻意寻找第二个胎儿;其次,孕妇月龄偏大,影像照不全,最佳时机是怀孕三四个月的时候;第三,如果胎儿活动,会使得检查时因角度不同而显示不同影像和数据,从而影响结果。刘照平说,相比普通彩超,四维彩超更准确。

  求证2:自贡中城医院

  彩超报告显示“双胎”

  当事医院:将类圆形强回声反射,误认为胎头

  陈万桃提供了一份妻子在分娩医院——自贡中城医院所做的彩超检查报告单。该报告单详细表述了宫内胎儿情况:宫内双活胎,胎儿1脐带绕颈一周,胎儿2心率稍快。

  8月22日,赵洋洋在自贡中城医院的术前彩超报告单 受访者供图

  对此,院方在事后发布的一份网络声明中提到,入院当天行彩超检查过程中影像医师只发现一个胎儿,认为“单胎可能性大”,赵洋洋表示不接受,再三陈述受孕后在上海某医院多次检查为双活胎。

  产科医师为慎重起见,要求影像医师再一次复查,在反复探查过程中,影像医师在左下腹发现一个类圆形强回声反射,结合赵洋洋自诉和上海某院的检查报告,误认为此类圆形强回声反射为胎头,故报告为“宫内双活胎”。

  求证3:上海嘉定区妇幼保健院

  产妇自称“前三个月显示单胎,后几次检查为双胞胎”

  暂未调取到医院相关资料

  8月28日下午,记者再次向赵洋洋求证在上海检查时的相关事实。赵洋洋称,怀孕后的前三个月内,在上海嘉定区妇幼保健院做过三次孕检,有检查报告,但显示是单胎。

  此后又在该医院做过四五次检查,都是双胞胎。“只是胎儿大了,医生说报告单上影像照片,担心被拿出去做性别鉴定。”赵洋洋说,因此所有关于双胞胎的检查报告,都保管在医院。赵洋洋为了证实自己的说法,向记者提供了一个“上海嘉定妇幼保健院梁院长”的电话,但是记者拨打发现,该号码已经停机。

  8月28日,赵洋洋的家属向记者提供了一张“上海市嘉定区妇幼保健院产前检查记录单”,右上角有“3.30”的标记,疑似检查日期为3月30日。记者在该记录单上看到,初步诊断:胎3,产1,孕17周,仅有一处胎心记录为“143”。

  赵洋洋家人向记者提供的一份上海市嘉定区妇幼保健院产前检查记录单 图据红星新闻

  随后,记者跟随赵洋洋的母亲等前往嘉定区妇幼保健院,欲调取赵洋洋自称的此前在该医院产检时的四维彩超检查等报告。一行人先后前往医院病案室、前台便民服务中心,得到的答复是,病案室只保留住院者的病历档案,自费检查的报告单都是交由本人自行保管的。

  家属前往医务科询问,医务科工作人员表示,如果(赵洋洋)在医院做了产检,医院应该有相关记录,但需本人前往查阅或公安、法院等调查时,医院方才提供。赵洋洋的母亲王女士此后再次前往医务科询问后告诉记者,赵洋洋的丈夫可凭两人身份证、委托书、结婚证等前往医院查阅,但不能带走。

 赵洋洋的母亲及堂姐夫(图中左边两位) 赵洋洋的母亲及堂姐夫(图中左边两位)

  警方受理报案,卫计部门介入调查

  赵洋洋的公公陈永金介绍,8月28日凌晨1点多,当地警方刑事警察部门警员来到病房,了解相关情况,并让家属连夜回到回龙镇老家取回胎盘,用于鉴定。事后,自贡市公安局自流井分局新街派出所向其出具了《受案回执》。

  8月28日上午,自贡中城医院相关负责人王晓华和陈永金一起来到自流井区卫计局医政股,并在医政股介入下前往自贡市医学会,申请作医学鉴定。

  医政股负责人表示,希望通过对胎盘的鉴定,查证胎盘上是一根还是两根脐带,以便佐证是双胎还是单胎。“我是双胎盘,一个胎盘一根脐带。”赵洋洋说,拿一个胎盘去鉴定,只有一根脐带很正常。接待医患双方的自贡市医学会肖老师表示,医学会只能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无法通过对胎盘的鉴定得出是双胎还是单胎的结论,建议医患通过做司法鉴定,确认相关事实。

  在自贡市医学会,记者看到自流井卫计局提供给医学会的材料中,有医患双方对事件陈述的文字材料。自流井区卫计局医政股称,医方材料来自中城医院给区卫计局的情况报告,与医院在网上公布的情况一致。

  记者从自贡市卫计委、自贡市公安局自流井分局获悉,接到情况反映后,均展开调查核实。目前,警方已受理报案,卫计部门也在跟进,调查处理此事。